蘑菇狸

努力成为能自产糖的文手√

天上人间  倒映之城

[又名少林不为人一个的角落仙境]

人间如梦 低修华妹 善九 参上

(有没有小可爱一起约结义的啊qwq妄想摆脱单机生涯)

3不知道为什么迷之心疼……

给我家华妹重新整了个容,然后被自家孩子电得神魂颠倒_(:зゝ∠)_

你看我的娃眼里有星星啊啊啊(爆炸)

人间如梦低修生活玩家了解一下吗?

#论华武还是武华,这是一个立场问题#

#要是我是个华山小哥哥该多好#

#作为一个华山人的自我修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x

我[Lv129]:[(因为铜钱只有个位数啥也做不了的我)日常看风景]

[提示:你拒绝了武当道长的抱抱。]

我:???

[提示:武当道长向你发出了抱抱的邀请。]

我:???

[系统:(时间到)你拒绝了武当道长的抱抱。]

如此反复N次……

我:“???”

道长:“按接受。”

我:“?”

道长:“按接受。”

我:“……”(上马试图离开)

道长[Lv138]:“按接受,我带你打新秀一条龙。”

我:……!!!(可以赚钱了!)

[系统:你接受了武当道长的抱抱。]

我:(被公主抱)………………(瞬间跳下来)

道长:“让我抱着走一圈,再带你打万里听风。”

我:(瞬间屈服)

—道长真的带我打完一条龙和万里听风以后—

我:(扭头就跑)

道长:(不紧不慢地跟在我身后)

队里另一个华山师兄[Lv138]:(死命地追着道长)

道长:“(问我)为什么跑?”

我:“(心虚)做任务……”

道长:“……好吧。”

我看着师兄走近了道长,手不停地抬起放下。

有点眼熟。

师兄:“道长,抱一下~”

我:(震惊)师兄GJ!

道长:“不抱。”

师兄:“你都抱师妹了都不抱我!”

道长:“不一样。”

师兄:“让我抱抱我就还钱好不好?”

道长:“不抱你也得还钱。”

师兄:“不抱我就不还了!”

(几番讨价还价)

道长:“(忍无可忍)你昨天已经抱过了!”

师兄:“(充耳不闻)抱抱!”

道长转过身,给我打了个组队申请。

我:???

师兄:“[私聊]要是他找你组队杀我别同意哦小师妹~”

道长(和师兄同时):“[私聊]按接受,杀了他,10000银票。”

我:师兄对不起!

[系统:你接受了道长的组队邀请。]

—师兄死后—

道长:“谢谢。”(骑上马走了)

我:“[私聊]师兄对不住啦x”

师兄:“没事,我习惯了。”

然后我就看着师兄原地复活追着道长走了。

感觉自己不小心插手了什么爱恨情仇x

【红色】你注视着的彼方

伊万→王耀→伊利亚


“小耀——小耀——”
伊万一边奔跑,一边看着心心念念的人望向自己的方向。
“好慢啊你。”
王耀呼出一口白气,对着气喘吁吁的伊万低声抱怨道。
“学校里有点事耽搁了……”
伊万吐了吐舌头,他知道王耀的弱点,只要他用那双不知道是谁也拥有过的紫色眼眸看着他,任何不触及原则的错误都会被谅解。
“下次要记得提前处理,要不然我就不等你了。”
看吧,看吧,就知道又是这样。
伊万在心中叹息。
你在透过我怀念谁呢?
王耀没有意识到伊万的低落,向前一步牵起了他的手。
“走吧。”
王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我在那家餐厅定好位置了,现在过去吃饭刚刚好。”
“好~”
伊万反握住王耀的手,让他的温暖从他的掌心蔓延至心房。
可是这还不够啊。
明明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各怀心事。
我不想作为某人的替代品。
伊万胸前装着戒指的小盒子被厚实的大衣遮得严严实实,从外面看起来像是什么也没有。
今年也没有办法送出去。
伊万注视着不知道注视着哪里的王耀,这样想到。


【红色】雨冬


科学家露  ×  驻场歌手耀

#歌词部分为某狸即兴原(luan)创(xie)

#悲情向注意

#结局可多向理解注意



三十岁的王耀已经是某个酒吧有名的驻场歌手了。

有不少星探明里暗里向他抛出橄榄枝,却无一例外地被他婉拒。

“这些都是年轻人的东西了。”

王耀笑道。

“我哪有那个精力去和那些孩子们做同样的事情呢。”

有的人不死心,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角角才打听到了王耀先生的过去,才听到那场平淡却刻苦铭心的爱情。

那是一个下雨的冬季。

他们在这家酒吧相遇。

孤独的科学家和孤独的歌者,因为一场小小的游戏,在舞台上用音乐触碰到了彼此的心。

中间兜兜转转,曲曲折折,两个人陌生的世界慢慢融合为一体。

在他们相遇三周年之际,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他们甜甜蜜蜜地过了几年,然后科学家被调去不知名的研究所,从此了无音讯。

“那以后,王耀先生努力地买下了这间酒吧,一直一直守在这里,偶尔触动心事的时候,才拿起那个科学家送他的吉他,唱唱他们两个喜欢的歌。”

“那他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不知道。”

那个人顿了顿。

“谁也不知道原因。”

王耀先生的歌声犹如炙热的火焰。

站在远处的我们只觉得温暖,而怀念早已将立在中心的他燃为灰烬。

“所以你放弃吧,王耀先生是永远也不会答应你们的。”

明星的爱是被分享的爱。

他哪里来多余的爱再拿去给别人分享?

星探叹了口气,可惜之情溢于言表。

“别难过了。”

友人拍了拍星探的肩,以示安慰。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

王耀抬起头,眼中没有焦点地看向远处。

又是一年冬季。

王耀走上小舞台,拿起那把吉他轻轻拨弄了两下,喧闹的人群就渐渐安静了下来。

回忆如浪潮翻涌入脑海,王耀闭上眼睛,将自己与世界隔绝。

“又是一个下雨的冬季

想给你写信

却没有目的地

想俯在你耳边告诉你

一个人的雨声

没有两个人的动听

如果你现在在这里

是否还会驻足倾听

我这个爱你的人

用音符诉说的心意

可是你早已离去

早到我还未曾留意

你就已经不见踪影

你曾对我说过

天上的每一颗星星

都是你看着我的眼睛

我还笑骂你的比喻不够好听

现在却傻傻地

去一遍一遍描模着星影

寻找一丝你留下的痕迹聊以慰藉

雨声一如过去

我们在此相遇

我们在此分离

一人将这份痛苦咀嚼千遍

再用两人的回忆治愈

我不曾说过爱你

因为我的语言如此贫瘠

以至于现在的我反复悔恨

为什么不在离别之际

用那句话代替眼泪

为你送行

又是一个下雨的冬季

雨声淅淅沥沥

拨开我的回忆

我们在此相遇

我们在此分离

……

他为他写的歌,却唯独没有唱给他听。

酒吧大门突然被打开。

王耀抬头望去,然后再也移不开眼睛。


……

梦里曾千百次预想的场景

在下一个下雨的冬季

你推开那门

眼神缠绵交织

把我拥入怀里

那些不可言说的秘密

就让它埋葬在过去

我们在此分离

我们又在此相遇
……

【红色】他的梦

那是一场梦。

一场悲惨,让人不忍回首的一场噩梦。

梦境的起源不过是一点星火。

小小的一点,从他的掌心温暖到他的心房。

那是他的梦。

那也是他的梦。

火。

火啊。

不燃烧,就灭亡。

可若绚烂至极,也会走向另一种终结。

他被他呵护的小小的火花吞噬了。

他是笑着的吗?

他是哭着的吗?

他可曾说些什么吗?

那片红色灼伤了他的眼睛。

如此他便可以借此大哭一场。

为了他的战友,为了他的爱人,不必在乎一切地,大哭一场。

他们是相爱的啊。

他们是相爱的啊!

为什么相爱的人却要互相折磨?

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他将要消亡,却不肯再见他一面?

“伊利亚,你错了。”

他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竟是如此。

两个人谁也不愿意低头,宁愿就这么骄傲的错过。

他何尝不是错了。

他不是依然追寻着他的步伐,走向了同样错误的道路吗?

坠落。

坠落。

永无止境地坠落。

不知道从何而来,更不知道要去向何方。

就这样放任自己坠落着。

花?

那是花?

与焦土几乎融为一体,那样肮脏的东西,居然是花?

没有被火焰舔舐过的地方,还残存着一丝丝灿烂的金黄色。

“是我送给他的花啊……”

烧吧。

烧吧。

把这一切,把这里苟延残喘的一切——

烧了吧!

烧了吧!

全部都毁灭了吧?

什么都没剩下了吧?

这样才对。

这样才好。

坠落。

坠落。

向最深处。

向最暗处。

坠落。

坠落。

让我坠落到最初起点与你一同燃烧。

在这梦境之中,同你一共死去。

这样

暂且算是圆满吗?

————————
补充背景:

王耀与伊万争吵,相互质疑彼此的心意。

耀一直有心结,赌气离开后不经意来到中苏纪念馆,在纪念碑旁睡着时做的梦。

后续:

伊万在中苏友谊纪念碑旁找到了王耀。

他睡得很深,却并不安稳,眼角,眼睫满是泪花。

让人心疼。

他有着他几千年都未曾参与的过去。

他不说。

于是他只能猜。

那些甜蜜,那些痛苦,是他的秘密,也是他心中的刺。

因爱而生的近乎疯狂地占有欲让伊万失控了。

他们把彼此逼得太紧了。

伊万轻轻抱起王耀,发出了一声近乎不可闻的叹息。

他吻去他眼角的泪。

这动作让怀中人微微一颤,却并未醒来。

他差点又要犯错了。

还好这次

还来得及。

【红色】砂海恋歌

贵族露      ×      人鱼耀
苦恋无果          爱而不得

(二)
王耀早已经记不清,第一次遇到伊万,究竟是在哪几百年前。
那双紫色的眼眸,从那以后就变成了他午夜的梦魇和救赎。
他从那人眼中看到过毫不掩饰的爱慕,看到过小心翼翼的珍重,看到过痛彻心扉的悔恨……
那是他种下的因,自然也由他吞下结出的苦果。
他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他应该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的。
可现在听从了先知的指引,苦苦等在这里几十年的那个人,不是他,又是谁呢?
他望向他,目光执拗得仿佛要越过时空,从他的身上看见千百年前那人的影子。
“伊万……”
他轻轻唤着他的名字,犹如恋人间的耳语。
他向他再次伸出双手。
他将他再次拥入怀中。
他和他终于再次相逢。